菩提子

巨大的树冠亭亭如盖

发布时间:2019-05-02 18:38 文章来源:admin 阅读次数:

  唐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八)摩揭陀国》有载:“金刚座上菩提树者,即毕钵罗之树也。昔佛去世,高数百尺,屡经残伐,犹高四五丈。佛坐其下成等正觉,因此谓之菩提树焉。”可见,从严酷的动物学意义上来讲,菩提树本名应叫“毕钵罗”,是一种原产印度的桑科榕属大型常绿乔木。

  从“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句偈子的广为传播,到形形色色菩提子串珠的持续风靡,伴跟着宗教认识与动物天性的相融相通,所孕育出的菩提文化正好契合了人类对天然生灵的敬重初心。

  菩提子,顾名思义该当是菩提树的果子或种子,然而现实上菩提树的果实犹如无花果一般,是隐头花序发育而来的聚花果,质地多汁而质软,里面包含的果实与种子极为藐小,绝无可能做成手串玩赏。

  只是跟着时代的变化,现在菩提子已成为所有能用来穿制成佛珠手串的坚果类动物果实的统称。一颗颗来自青山野林的动物种子,为何能备受追捧?正如一位把玩者所言:“我们摩挲的是菩提子的棱角,而菩提子锤炼的是我们的脾气。”

  若以“血缘”亲疏来分,与菩提树同科同属的榕树自是首选。如斯一来,百花岭可谓满山遍及“菩提榕”。

  同属百花岭雨林里的高峻乔木,南酸枣的果核较大且很是坚硬,因其顶端有五个眼,与佛家的“五眼”正好相通,因此制成的菩提子夙结佛缘。将采摘打磨后的南酸枣首尾贯穿打洞,多出一个眼,就是六通,故得名五眼六通菩提。

  因地舆前提缘由,黄藤在百花岭山上十分常见。叶轴和叶柄上密布短直刺,以至连花序外面的总苞上都有刺。黄藤果实成熟后,人们需要细心打磨,雕琢形态,去掉外皮的厚重颜色,种子内部这才会渐显露浅黄白色。

  与温润优美的星月菩提构成明显对比的,当属金刚菩提。这种菩提子的原料来自杜英科动物圆果杜英的硬骨质内果皮,在百花岭雨林中普遍分布。一般来说,圆果杜英子房有五室,剥出来的“菩提子”就是五个分瓣,偶有因基因变异发生的八瓣以上圆果杜英,所制成的菩提子也有着较高的市场价值。

  若论出名有实的菩提子,并且名见典籍有根有据者,当首推“无患子”。明代医圣李时珍于《本草纲目》记录:“无患子别名木患子菩提子”,并引据宋代药家之说释名:“释家取为数珠,故谓之菩提子。”可见早在明代以前,无患子就有菩提子的名号,并已作为佛珠菩提子广为采用。

  看望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百花岭热带雨林,兴旺的生命律动给林区罩上一层远古而又诱人的面纱,所衍生出的动物文化系统也让百花岭与菩提有了疑惑之缘。

  因紧邻寺庙,富强的高山榕上也被往来香客系上了不少祈福彩带。风起时,彩带随枝叶共舞,其实都雅。

  古时相传,菩提子中最具灵性者当属星月菩提。这种珠子概况布有平均黑点,两头有一个凹圆圈,状如繁星托月,成周天星斗、众星捧月之势,故得其名。频频把玩后的星月菩提呈奶油白色,现实上它是由一种叫做黄藤的藤条类动物果实制造而成。

  九丁榕、青藤公、黄毛榕、正色榕、斜叶榕、水同木细细数来,百花岭里与菩提树同属同科的“菩提榕”品种相当繁多,难以逐个列举。在海南民间,不少处所将榕树奉为“镇村之宝”,认为“树盛则人盛,树衰则人衰”。这种原始的树木崇敬与菩提文化于百花岭相融合,也恰好表现出海南生态风俗文化的延续性和顺应性。

  狭义的菩提树原生于印度,属典型的热带树种,仅分布于部门地域。可作为释教圣树,寺庙扶植中必必要有菩提树来彰显佛法威仪,又该如之奈何?应了“菩提本非树”的说法,很多时候人们往往会以释教空间功能需求以及本地的天气特征为根基前提,菩提子文玩并融合本土动物文化与审美情趣,这便衍生出五花八门的广义上的菩提树。

  入百花岭景区大门,左拐上阶梯,一棵树龄逾数百年的高山榕映入眼皮。顺着千头万绪的树根向上看去,巨大的树冠亭亭如盖,一根根气生根从树顶垂下,落在树枝上,顺势环绕纠缠后再往下掉伸进土里。一树成林,蔚为宏伟。

  分歧动物的果实能够加工出统一种菩提子,而统一种动物的果实做成的菩提子可能被冠以分歧名字。以菩提来定名的串珠材料,达近百种之多,此中比力常见的几种在百花岭均有分布。

  相传两千五百多年前,释迦牟尼在一棵菩提树下顿悟成佛,从此这种动物便承载起数千年的长久文明。“菩提”一词为梵语“Bodhi”的音译,意为“觉悟”。可若是打开释教典范,会发觉“菩提树”之名其实并不常见。

  行至山林深处,一棵棵大叶水榕成片分布,只见一束束底部看似光秃秃的浅灰色树枝,顶部挂满了交织堆叠的树叶和无花果般的果子。可若要论果子,当属比邻而居的大果榕最为出格。这种叶片如大象耳朵的榕树,别名馒头果、大无花果、大木瓜、波罗果、蜜枇杷、大石榴,其果大如梨,味甜优美,被本地群众称为“甜馒头”,也是“菩提榕”里独一适合人类食用的榕果。

附件:

相关文档: